欲求不满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家庭乱伦» 一個中學生和他的母親

一個中學生和他的母親
发布时间:2019-09-03 01:20:37   浏览次数:295

本帖最後由 808 於 編輯






淫城紡織藝術設計院,成熟性感的婦人不少,其中有一位,名叫陳莉,她丈

夫是設計院的工程師,她是某公司的職員



這位陳莉,今年44歲,身高1米73,頗有姿色,大白腳長得異常秀美白

皙。她的老板是一位四十歲的漢子,她在公司供她老板玩弄,還被用來招待重要

客戶。



臨近十一國慶長假,陳莉的活動也越發頻繁。



這天傍晚,陳莉去接兒子放學。她公司晚上請客,她打算接了兒子,就去參

加公司的活動。



陳莉的丈夫四十一歲,這幾天出差,家里就她母子二人。



陳莉的兒子陳勇,今年十四歲,上初三。



紡織藝術設計院的家屬院不大,和單位就在一起。陳莉的兒子就在附近的中

學上學。



傍晚時分,天色有些陰沈,像是要下雨了。陳莉出了家門,向兒子的學校走

去。



私營公司的經理孫誠,正站在寫字樓門口,見一位高大婦人,款款走來。那

婦人就是陳莉,她只穿了一件細背帶黑色連衣裙,里面奶罩也沒戴,只穿著一條

半透明小三角褲,光著秀足穿著拖鞋。孫誠目不轉睛地盯著陳莉那款款移動的秀

足,直咽口水。



從她走路的樣子,孫誠判斷出,這絕對是一個風騷的女人。



陳莉的秀足那白皙精美的腳后跟,隨著她腳步的節奏,擡起,落下,與拖鞋

一離一合,看得孫誠恨不得馬上撲過去,跪在陳莉腳下舔她精致的腳后跟。



陳莉從寫字樓前面走過,不一會,來到兒子上學的中學門口。



兒子陳勇已經放學等在門口,和他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學生。陳莉認得,是兒

子的同學曹剛。



陳勇對媽媽說:‘媽,曹剛到咱家去玩一會。’



陳莉說:‘等會媽把你們送回去,媽公司還有事,就不回去了,中午還剩的

有飯,你們熱熱吃了就行了。’



她們三個人就向設計院走回去。



經過寫字樓門口,孫誠還站在那里,死死盯住陳莉的秀足,雞巴硬硬的。



陳莉沒有再往前走,對兒子說:‘你們先回去吧,媽就在這里打車走了。’



陳勇應了一聲,就和同學一起走了。



陳莉站在寫字樓前面的馬路邊,揮手打車。



下班時間,空車幾乎沒有,偶爾有一輛,一聽陳莉去的地方,也不願意去。

原來,她要去市中心的皇都酒店,那里正是塞車高峰,沒有出租車願意去。



陳莉一個時髦性感婦人,站在路上擋了半天車,自己覺得很不自在,于是拉

下臉來,擋了一輛摩托車,但一看那車手的肮髒樣,她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讓那

摩托車走了。她繼續焦躁地打車。



孫誠一直在陳莉身后欣賞她的性感身影和她秀足那精美的腳后跟。這時,他

覺得應該上去了,于是走上去招呼道:‘大姐你好!你要用車嗎?’



陳莉其實早就注意到這個男人在看她了,于是笑了一笑說:‘是啊,車真難

打。’



孫誠問:‘你想去哪兒呢?’



‘皇都酒店。’



孫誠忙說:‘正好,我也要去那里,不如用車帶你一程。’



陳莉嫣然一笑,對于她這樣的性感婦人來說,還是不愁有男人願意開車送她

們的。



不一會兒,孫誠將他的車從地下車庫里開上來。陳莉上了車。孫誠趁機和她

攀談起來。



陳莉對這個小夥子印象不錯,于是和他交換了名片。



越往前走,塞車越厲害。開了一個小時,車才到皇都酒店。



陳莉怕被老板看見她坐別的男人的車不高興,就對孫誠說:‘謝謝你啦,車

不用開進去了,我就在這里下了。’



陳莉下了車,進了酒店。



今晚,她老板在這里宴請一位重要客人。



宴請就在酒店中餐廳的一個包間里。陳莉的老總姓馬。馬總安排陳莉挨著客

人坐下。



就他們三個人。



那客人是個三十七八歲的漢子,是工商局的一位處長,喝著喝著手就不老實

了。他看見陳莉連衣裙里顫動著的大奶子,忍不住伸出魔爪,摸了上去。



陳莉渾身一顫,嬌嗔地說:‘李處長,你真壞,摸得人家好癢,那里可是女

人的敏感帶,不能隨便摸的,女人被摸了那里,就會忍不住動情呢。’



那李處長聽得雞巴都硬了,淫笑道:‘陳莉,我就是要讓你發情呢!’于是

細細地捏陳莉的奶頭。陳莉癢得輕聲呻吟起來。



馬總見了,舉杯說:‘喝酒喝酒!’



那李處長藉著酒勁,恬著臉說:‘陳莉,我要你喂我喝!’



陳莉就喝了一口酒,嘴對嘴,喂李處長喝。李處長喝了酒,趁機抱住陳莉,

使勁和她親嘴。陳莉被親得幾乎喘不過氣來。李處長一邊親嘴,一邊捏陳莉的大

奶子,陳莉被捏疼了,發出一聲驚叫。李處長不管,繼續又親又捏。這種有母親

的感覺同時又很風騷的熟婦,他最喜歡了。



陳莉的腋毛很多,那李處長一下子擡起陳莉的胳膊,亮出她的濃密腋毛,淫

笑道:‘腋毛多的女人,肯定很騷!’于是就去舔她的腋毛。



陳莉癢得連聲驚叫:‘李處長,別,別這樣,癢,癢!’



李處長無恥地淫笑著:‘就是要你癢!’繼續舔個沒完。



折騰了好一陣,女招待進來上菜,李處長才放了陳莉。



馬總說:‘這樣吧,李處長,咱們說的那個事情,你記住別忘了。’



李處長喝得滿臉通紅,連聲說道:‘沒問題沒問題,我看馬總你也是個明白

人,放心,這事包在我身上了。’



馬總沖陳莉使個眼色。陳莉會意,說:‘李處長,你看你喝成這樣,來,我

攙你到洗手間擦把臉。’于是扶著他進了洗手間。這是包間里面的洗手間,里面

設施齊全,還有浴缸。



一進洗手間,陳莉關好門,李處長就一下子把她抱到洗手台上。



李處長一下子跪倒在陳莉腳下,一下子抱住陳莉的秀足,激動地說:‘莉!

我跟你說,我就喜歡年齡比我大的女人,像你這樣又成熟又風騷的女人,像我的

大姐姐,我就叫你大姐吧!大姐,你的腳長得太好看了!’說著,捧著陳莉的秀

足就啃了起來。



陳莉坐在洗手台上,伸著秀足,供李處長啃著。這又是一個喜歡啃她秀足的

男人,她老板也是如此。陳莉在心里感歎著男人們癡迷起來也挺可愛的,一邊爲

自己的秀足感到高興。



陳莉被李處長啃她秀足,啃得她忍不住呻吟起來。李處長一邊啃還一邊說:

‘大姐,你的腳長得太性感了!我喜歡!以后,只要你有啥事,盡管找我,只要

能讓我吃你的腳,你讓我干啥我就干啥!都聽你的!’



陳莉心里高興,秀足被舔得很癢,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



外面馬總也沒閑著,見那女招待也是位身材高挑的性感熟婦,便拉到近前,

靠在她懷里,摸起奶來。



洗手間里面,陳莉被李處長舔得受不了,就求他說:‘李處長,別,別舔了

好嗎?舔得人家都想尿了……’



李處長聽了,忙說:‘等一下!’



他讓原本坐在洗手台上的陳莉先站到洗手台上,然后讓她蹲在洗手台的邊沿,

李處長跪在洗手台下,張開大嘴道:‘大姐!現在你尿吧!’



陳莉說:‘那多不好意思呀!’



李處長道:‘快尿!我要喝!不尿我跟你急!’



陳莉分開兩腿蹲著,尿眼一松,便尿了出來。李處長張著大嘴盡情地喝著陳

莉的騷尿,連叫好喝!



就在洗手間里,陳莉被李處長奸了三次。



馬總送她回家,在車上又奸了她兩次。



饒是陳莉這樣性感風騷的熟婦也受不了如此蹂躏,她感覺渾身像是被拆散了

一樣。



夜里十一點多,馬總的車停在設計院門口,陳莉下了車,昏昏沈沈向家里走

去。



再說陳莉的兒子陳勇,和媽媽告別后,和同學曹剛一起往家里走。



曹剛忍不住問:‘陳勇,你媽晚上去哪兒?’



陳勇答道:‘我也不知道,她們公司有事兒呗。’



曹剛說:‘你媽可真性感啊!’



陳勇說:‘都這麽說。’



曹剛說:‘你覺得我媽呢?’



陳勇說:‘你媽也挺性感的。’



曹剛說:‘咱倆是好哥們兒,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媽和我爸干那事的時候,

我經常偷聽。’



陳勇來了興趣:‘是嗎?你小子真有福氣!膽子真大!我可不敢!’



他歎了口氣說:‘唉,其實我媽那麽性感,我也想偷聽啊,可是不敢啊。’



曹剛道:‘對哥們兒說實話,你對你媽動過心沒有?’



陳勇臉紅了,猶豫著不想說。在曹剛的逼問下,他終于承認:‘我一見我媽

光著腳,我的雞巴就硬!’



曹剛是班里同學的頭,陳勇得聽他的,而且平時他們也沒少上黃色網站,所

以曹剛一問他,他就什麽都說了。



兩人說著話,很快到了設計院。



來到陳勇家里,陳勇說:‘飲料在冰箱里,自己拿!’就開了電視,放影碟

看。



曹剛看到,屋里的沙發上有幾付脫下未洗換穿的肉色褲襪,顯然是陳勇的母

親的。他拿了一付,使勁聞著那發黑的襪尖,雞巴頓時硬了起來。



他問陳勇:‘聞過你媽絲襪沒有?’



陳勇紅著臉說:‘有!’



‘拿你媽的絲襪射過精沒有?’



‘射過。’



曹剛又說:‘把你家的黃蝶拿出來看看。’



于是,兩個中學生看起了黃碟,看得雞巴鐵硬。



曹剛說:‘哎呀,雞巴硬得要爆炸了!真想找個女的玩一下。’



陳勇憋得漲紅著臉說:‘我也是!’



曹剛說:‘哥們,和你商量一下,反正你爸也沒在家,你媽又那麽騷,不如

今晚就把她干了!’



陳勇吃驚地看著曹剛。曹剛逼問道:‘你敢說你沒想過干你媽?’



陳勇想著母親性感的肉體,點了點頭。



曹剛說:‘今天咱倆操你媽,明天再操我媽,你看行不?’



他拿著陳莉的絲襪在陳勇眼前晃動。陳勇終于點了點頭:‘好!干!’



陳莉昏昏沈沈一進家門,就被兩個中學生用她的絲襪將她嘴堵住,又用一付

褲襪將她雙手反綁。



曹剛扒掉陳莉的連衣裙,她的三角褲已被李處長拿走了,扒了裙子就一絲不

挂了。



曹剛迫使高大的性感熟婦陳莉跪趴在床上,屄眼朝外,他站在床前,挺起鐵

硬的雞巴,狠狠戳入陳莉的屄眼。



陳莉剛剛被李處長和馬總多次蹂躏,現在又被插入,忍不住叫了一聲。



曹剛扶著陳莉的肥白屁股,狠狠地撞擊著,一下比一下有力。陳莉被操得一

聲接一聲地叫喚起來。



陳勇在旁邊看得是直咽口水,雞巴硬得難受。曹剛一邊操陳莉一邊看著他:

‘哥們上啊!’



陳勇忙把手伸到母親身下,去摸媽的奶子。媽的奶子又大又軟,摸著手感好

極了。



曹剛拉著陳莉的胳膊,把她上身拉起來,這樣可以更深更有力地戳入她的屄

眼。陳莉被操得連聲喊叫。



這時她已明白發生了什麽事,但她剛才被蹂躏了好幾次,渾身無力。她還沒

從剛才被李處長和她老板激發起來的情欲中緩過來,那種被蹂躏的快感籠罩了她

的全身。被兒子和他的同學玩弄,又怎麽樣呢?現在不是不少家庭都發生了母子

亂倫嗎?這個風騷的性感熟婦這樣想道。



她沒有反抗,不停地叫喚著,承受著少年的汙辱。



陳莉是個風騷女人,一開始,她也覺得這樣不行,怎麽能被兒子和他的同學

玩弄呢?但她難改淫婦本性,只要男性一碰她的屄,或是她的秀足,或是她的奶

頭,她就忍不住發騷,想讓男性玩她。況且,她平時也沒少有意無意地在她兒子

面前顯露肉體,這倒不是她想與兒子亂倫,而是她風騷的本性使然。現在她的屄

被少年戳,她的情欲被挑起來了,也就不想反抗了,她天生想被男人插的淫婦本

性發作,屄發癢,一心想讓男性插,別的什麽都不管了。



陳勇看著媽媽被蹂躏時的騷樣,心想,媽媽真是個淫婦啊!他雞巴更硬了,

使勁地捏媽媽的奶子,陳莉疼得發出驚叫。她的嘴被她的絲襪堵住,她只能發出

含糊不清的嗚嗚聲。



曹剛一邊操著,一邊叫道:‘阿姨!你真性感!我想你!我終于操了你了!

我好爽呀!’他叫喊著,很快射了精,射在阿姨的陰道里。



曹剛從阿姨屄里拔出雞巴,對陳勇說:‘陳勇,該你了!’



陳勇看著媽媽的騷樣,心想:反正媽媽是個淫婦,她喜歡男性插她,我插媽

媽,媽媽不會怪我的,說不定媽媽還很高興我這樣做呢。



媽媽的淫婦本性,使得陳勇沖破了心理上最后一道本不堅固的防線,他這時

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狠插這個性感而風騷的媽媽。



他走到媽媽屁股后頭,一發狠,將雞巴插入媽媽的陰道,他一邊往里插入一

邊大喊:‘媽!媽!媽的屄!我又回來啦!你兒子又回來啦!’



媽媽的陰道溫暖濕潤,陳勇舒服極了!他發狂地狠捅媽媽的屄眼,陳莉被兒

子捅得嗷嗷直叫,臉貼在床上,撅著屁股任兒子操她。



曹剛放了張唱碟,《世上只有媽媽好》,然后上了床,抓著陳莉的頭發,把

她的臉擡起來,然后把雞巴在陳莉的臉上亂蹭,把精液蹭到她臉上,把雞巴在她

臉上蹭干淨。



在《世上只有媽媽好》的歌聲中,高大的性感熟婦陳莉,遭受著兒子的獸性

蹂躏。



曹剛從陳莉的枕邊,拿起一付她脫下未洗換穿的肉色褲襪,拿起一只發黑的

襪尖,使勁嗅著,又把這褲襪的另一只發黑的襪尖,遞給陳勇。陳勇接過來,使

勁嗅著那發黑的襪尖。媽媽那成熟婦人的令人迷醉的蓮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腦,

極大地刺激了陳勇的獸欲。



陳勇獸性大發,抓著媽媽的長發,迫使她揚起頭,然后挺起雞巴狠命往媽媽

的屄眼里頂,發瘋似地狠捅媽媽的屄眼。陳莉長發被兒子揪住,被迫仰起臉,表

情痛苦。兒子揪住媽媽的長發,每一次頂撞媽媽都插入很深,媽媽的子宮被兒子

頂撞得很疼。



這是陳莉今晚第七次被男人奸汙了,被痛苦和快感折磨著的她,拚命地淫叫

著,淚水和汗水順著她臉往下流淌,這個風騷的女人,被兒子操得如同一頭發情

的母豬,淫水隨著她的淫叫聲不停地從屄眼里往外流。



陳勇再也憋不住了,在《世上只有媽媽好》的歌聲中,在媽媽的淫叫聲中,

精液狂奔,有力地射入媽媽的子宮深處。



陳莉也被兒子射得達到了高潮,她聲嘶力竭地淫叫著,這時,她只想喊一句

話:兒子,插死媽媽吧!



一陣瘋狂過后,母子倆這才平息下來,喘息著,癱作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