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求不满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神鬼十八妓第二章大难不死、后福非浅

神鬼十八妓第二章大难不死、后福非浅
发布时间:2019-09-01 01:30:50   浏览次数:490

本文最後由 a5702133 於 編輯



第二章大難不死、後福非淺



隨著大黃的一聲嘶叫,石門重重的落到了地上,再也沒有辦法聽到石門外的

聲音雲峰心急如焚的敲打著石門,口中不斷的叫著大黃的名字,眼睛裡也含滿

了淚水,心中的傷痛讓雲峰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受傷的右臂已經鮮血直流。



手上的疼痛並沒有阻止雲峰停下來,而且帶給雲峰更大的痛楚。大黃雖然是

個畜生,但是卻是雲峰自懂事以來最為要好的伙伴,對於沒有接觸過其他人的雲

峰來說,大黃就像是自己的親兄弟一樣,而為了自己大黃卻……



徐媚娘當然知道自己兒子雲峰心中的痛楚,就如同自己當初失去丈夫時候的

那種感覺一樣,看著雲峰的手在石門上敲打的時候,手臂上的傷口因為開裂而鮮

血直流。媚娘心疼的拉住自己的兒子說道:「峰兒,別這樣,快先包扎起來,大

黃的功夫那麼好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聽到娘親的話後,雲峰似乎平靜了少許,因為剛才擔心的痛哭,自己的胸口

還在不停的起伏著,雲峰抬起胳膊用袖子擦了一下流淚的雙眼,然後抬頭望著媚

娘問道:「娘,真的沒事嗎?」



「放心吧,娘什麼時候騙過峰兒?」媚娘一邊包扎著雲峰的傷口,一邊勸說

道。



「可是,我剛才明明聽見大黃它……!」雲峰沒有說下去,因為眼淚已經阻

止了他說下去的勇氣。



「峰兒,聽娘的沒錯,大黃不會有事的,沒看見剛才它救我們的時候嗎?它

的功夫要比我們還厲害呢!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媚娘勸著自己的孩子,但是心中卻納悶的很,自己和兒子為了逃避追殺,在

這裡一呆就是十年,對於這裡應該算是熟悉的很了,為什麼還有自己不知道的暗

室,而且自己看了一下裡面竟然還有……?可是大黃卻是怎麼知道的呢?而且大

黃不但對這裡熟悉的很,還有一身普通武林高手都比不上的功夫,這到底是怎麼

回事呢?難道大黃是那個老人所收養的靈物?還是……



「娘,我相信大黃不會有事的!」直到雲峰的聲音響起,才將媚娘的思緒拉

了回來。



「娘,您也受傷了,還流了好多血!」雲峰見到自己的娘不顧自己身上的傷

而來照顧他心中感到暖洋洋的。



「沒事的,娘一會兒自己包扎一下就好了!」媚娘稍稍用力將包扎在雲峰傷

口上的繃帶系好最後一個扣。



「娘,我來吧,我來幫您弄!」看到娘親那雪白的外套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紅

色,雲峰心中有一種對不起娘親的感覺,好像自己作兒子的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娘

親而感到愧疚。



當雲峰將母親傷口上的衣服扯開的時候,發現那裡有一道不算太深的劍傷,

鮮血已經不像開始時那樣流了,雲峰掀開自己的外套,從貼身的衣服上撕下一條

布,然後將媚娘傷口周圍清理了一下,給母親包扎起來。



媚娘看著雲峰的舉動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不由的暗道:「峰兒,你終於長大

了!知道照顧娘了!你知道嗎?娘這些年是怎麼熬過來的啊!為了報仇,娘不惜

讓你陪著娘在這裡一呆就是十年,娘對你那麼嚴厲就是希望你能出人頭地,能替

你爹爹報仇啊,現在終於長大了,看來娘以後要靠你來照顧了!」



「娘,你怎麼哭了?很疼嗎?」雲峰給自己的娘親包扎好後,一抬頭發現自

己的娘親的雙眼裡含滿了淚水,以為娘很疼呢!



「沒,不疼,娘不疼!」看到自己孩子這樣關心自己,媚娘的眼淚順著臉龐

流了下來,不由將雲峰摟到自己胸前說道:



「娘一點都不疼,娘是高興啊!娘高興我們峰兒長大了,知道照顧娘了,娘

好高興啊!」



當媚娘將雲峰抱到胸前的時候,剛開始雲峰還是存在於母親的高興中,因為

母親的高興而高興,但是沒過一會兒,就想起剛才在蒙面人沒進來之前的那段鏡

頭,那柔軟的感覺頓時湧了上來。



許久以來,雲峰就對母親產生了濃厚的好奇心,也許從記事以來未能接觸過

其他的人,所以對母親和自己不一樣的地方,早就因為好奇心偷偷注意了很久。

但是也許內心中知道這是不對的,故而將這好奇心一直埋藏在自己的心裡。



少年時期總會有那麼一段令人思想變換的過程,在剛才的時候雲峰就已經發

覺當自己靠到媽媽胸前,那兩團柔軟而未知何物的東西摩擦到自己的臉龐時,自

己的心跳就會無故的加速,而產生一種莫名的快感。



當母親離開自己的時候,一種失落之感接踵而來。所以當母親媚娘再次將自

己擁入胸前的時候,雲峰的心跳開始加速起來,只感覺大腦之中一片空白,不自

覺的將手從媚娘的兩側繞了過去,緊緊抱住了自己的母親。



雲峰的舉動沒有令作為母親的媚娘想的太多,以為自己的峰兒是因為自己受

傷後而擔心呢!但是很快媚娘就發現事情絕對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因為峰

兒的頭一直不停的在自己胸前蹭來蹭去的。



一種久違的感覺讓媚娘有些失神,那酥麻興奮的快感讓媚娘眼中有些迷朦,

眼前的峰兒慢慢轉變成了張玉山,而胸前的摩擦更是讓媚娘有些把持不住,脫口

而出低聲叫道:「玉哥!」



正在母親胸前摩擦的雲峰,還沉浸在那柔軟幸福的感覺當中,當媚娘低聲說

出來時,雲峰似乎聽到母親說了些什麼,但是卻沒有聽清楚,從媚娘胸前抬起頭

看了一眼自己的母親,發現母親兩眼朦胧的望著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雲峰看在眼裡,卻不知母親為何。但是卻沒有想太多,再次將自己的臉龐貼

在媚娘的胸口處蹭弄起來。



失聲後的媚娘突然發覺胸口的摩擦力量增大,低頭一看竟然是自己的親生兒

子雲峰?急忙從幻想中撤離出來,然後邊將雲峰推開自己前胸邊說道:「峰兒,

你先休息一下,在這裡看看有沒有什麼暗道之類的,娘去前面看看有沒有什麼出

路!」說著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雲峰被母親媚娘推開的時候,心中有些失落,可是當他看向母親的時候,發

現母親的兩鬓各有一絲亂發垂下,配合上母親那嫩白粉紅的臉,顯得如此迷人。



沒有見過其他人的雲峰,覺得此時的母親就像是仙女一般美麗,讓自己的心

不由悸動了一下,脫口對母親說道:「娘,你真美!」



整理好的媚娘,正打算往密室裡面走走看看有沒有能夠出去的道路,卻聽見

自己的兒子說了這麼一句話,回頭一看竟然從雲峰的眼裡看出一種熟悉的眼神,

心裡不由一驚,臉上一紅說道:「你先休息一下,娘去看看有沒有什麼路可以出

去!」



「娘,接著,小心點!」雲峰伸手給媚娘扔過一把劍。



媚娘心裡一熱,看到自己的峰兒這麼關心自己,怕自己遇到危險給自己扔過

一把劍,心裡高興的很,但是想起剛才從峰兒望自己的眼神,卻擔心了起來。



接過劍,媚娘對雲峰點了一下頭後,往密室深處走去。望著母親的背影,雲

峰呆呆站在那裡好久,不知道想些什麼,直到媚娘的背影徹底消失在雲峰的視線

裡面的時候,雲峰才回過神來。



抬手拍了自己的腦袋一下,暗道:「想什麼呢?」



抬手打自己的時候,被自己受傷的地方所引發的疼痛驚醒過來,看了一下受

傷的手臂才發現那裡再次流出了血。自己不好包扎,雲峰用嘴咬住一端,另一只

手用力的拉了一下,疼的差點掉下眼淚。



看到不再流出的時候,雲峰聽了聽室外還是沒有任何的聲音,不知道大黃現

在怎麼樣了?那兩個蒙面人到底是誰,為什麼會知道「五天玉佩」在娘的手裡?

而那塊玉到底有什麼用處?



一系列的疑問雲峰想了好久都沒能解答出來,不由在石門處摸索了起來,看

看到底有沒有什麼暗鈕之類的,可以將石門打開,但是在周圍摸索了半天也沒有

發現任何暗鈕之類的東西。



「不知道,娘那裡怎麼樣了?」雲峰喃喃的說道。



************



撇開雲峰不說,且說徐媚娘,聽完雲峰的話,媚娘從自己兒子的眼中看出了

另一種意思,讓媚娘覺得很苦惱,心知該給自己的兒子找個伴了!



那話,那眼神不時的在媚娘的腦海中閃過,令媚娘頭痛的同時也讓媚娘心跳

加速、更令媚娘臉紅。手中拿著劍,腦海裡面胡思亂想的向密室中深處走去。



直到眼前已經看不清楚什麼東西的時候媚娘才將自己的心思收了起來,拔出

寶劍,從懷裡掏出剛才來時順便拿來的火褶子,吹了兩下,當火褶子著起來的時

候,媚娘注意了一下,發現沒有什麼異常的現象,但是腳下的陰濕和洞中深處所

傳來的異味,卻令媚娘很是難受。



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著,忽然從前方傳來了一道亮光,那道亮光顯示那是一把

劍!這裡怎麼會有劍?媚娘心中一動,緊張了起來,將自己的劍握緊,做好動手

的准備。慢慢移動腳步向前走去。



快要靠近的時候,發現那道從劍上傳來的光卻一直停在原處未曾動彈。媚娘

小心的往前移動著腳步,手中的劍越攥越近,心跳越來越快。



「嘩啦!」媚娘一驚,趕緊後退兩步,手中的劍也橫在了前胸。卻發現未有

任何動靜,順著微弱的光線看了一下,才發現剛才自己太注意前面那把劍所傳來

的光了,根本沒有注意到地下有著一堆白骨。



在這潮濕陰涼黑暗的山洞中,乍見一堆白骨,媚娘被嚇了一跳,發現沒有什

麼事情後,再次向那道劍光走去。當走到傳來那光劍的跟前時才發現根本沒有什

麼人,只是一把閃著光的寶劍插在地上。



媚娘注意了一下周圍的情況,放心的將自己帶來的劍往地上一插,想那把泛

著光的劍柄伸去。



「好重!」媚娘不禁出聲道。



媚娘拔了兩下,發現竟然沒有將那把劍拔出來,心中一賭氣,不由用上了內

力。「噌!」的一聲,那把劍在媚娘用盡全身的內力下,終於拔了出來。但是因

為力量過大,媚娘向後退了幾步,另一只手上的火褶子一下撞在潮濕的牆壁上熄

滅了。



直到這個時候,媚娘才明白了剛才的疑慮,為什麼在這麼黑暗的山洞中,那

把劍會發出耀眼的光,原來在劍柄之處的一個凹槽的地方鑲嵌著一個拇指大小的

明珠。望著這顆明珠,媚娘有些吃驚,在自己居住的石室那裡有不少這樣的夜明

珠,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但是要是比起光亮來,哪顆也不如這顆亮。



火褶子滅了,就著這把劍上所帶的夜明珠的光,拔起自己的劍,繞過地上散

落的白骨繼續向前走去。



一路上沒有發現什麼,只有兩處白骨,它們的傍邊都有著稀奇古怪的東西,

但是媚娘現在想的卻是,如何才能找到出口,這才是至關緊要的,根本沒有理會

那些地上的東西。又往前走了一會兒後,發現前面突然光亮了起來,走到跟前發

現前面有著同樣一道門,一道半開的石門。



到了門外後,媚娘攥緊手中剛才得到的那把劍,仔細的聽了一下,裡面安靜

的很,沒有任何聲音後,媚娘執劍走了進去。



進了石室後,發現這裡跟自己居住的石室布置一樣,四壁和頭頂都鑲嵌著夜

明珠,但是卻要比自己住的那行夜明珠大了許多。



四周一望,發現在石床上躺著著一具白骨,白骨上披著一件因為不知多少年

而破壞了的衣服。看來這具白骨生前一定是這個石室的主人了,可是前面山洞中

那三具白骨到底是誰的?



久未清理過的石室灑落了厚厚的一層灰塵,媚娘四周看了看,沒有發現什麼

可以出去的暗道,便想拜別一下那具白骨然後回去,看看自己的兒子雲峰那裡有

沒有什麼發現?



當走到那具白骨想告別的時候,突然發現那具白骨的頭骨處躺著的石枕很是

特別,心中一動,對那具白骨跪拜了三下,然後作了個揖後說道:



「得罪前輩一下,小女子借前輩的石枕看一下!請前輩在天之靈不要怪罪才

好!」



所知,抬手將那具頭顱挪開,將頭顱下的石枕拿了起來。這才發現這石枕當

中鑲嵌著一個鐵盒。



「不知鐵盒當中會有什麼?」媚娘低聲說道。但是媚娘心中明白,這具屍骨

的老人,肯定將什麼貴重東西放到了鐵盒當中,但是一想又不可能,這個石室當

中哪個夜明珠不是價值連城?又有什麼更珍貴的東西呢?



「莫不是出去的地圖?」媚娘想到這裡的時候,心裡一陣高興,趕緊吹了一

下鐵盒上面的塵土,然後將沾滿血跡的外套撕下一條將鐵盒擦拭干淨。



「怎麼打不開啊?」媚娘對擦拭干淨的鐵盒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都沒能找到

開鐵盒的辦法,搖了一下確定裡面有聲想的時候,才沒放棄對鐵盒的研究。



弄了半天還是不行,媚娘有些心急,便拿起自己的寶劍想將鐵盒切開。誰知

還是不行,本來對自己削鐵如泥的寶劍充滿信心的媚娘現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換了剛才拾起的那把劍試了一下同樣不起作用!



「回去再說吧!」沒有絲毫辦法的媚娘自言自語道。



正當要往回走的時候,突然發現鐵盒的底部有一個剛才沒有注意到的坑,媚

娘摸到那個坑的時候,趕緊將鐵盒翻了過來,仔細看了一下後,確定這個坑一定

是開啟鐵盒的關鍵所在。可是拿什麼開呢?



找了半天,都沒有在石室內找到能夠將鐵盒開啟的珠子,正當再次失望的時

候,突然發現剛才自己拾起的那把劍。



「是那粒夜明珠?」媚娘想到這裡趕緊將那把劍上的夜明珠的大小尺寸和鐵

盒底部的坑比較了一下。



果然不錯,無論形狀大小都和鐵盒底部的坑絲毫不差,媚娘一高興,趕緊將

劍柄處突出的夜明珠貼到鐵盒的底部,手勁略微一用力,只聽見鐵盒「嘎崩」一

聲響,媚娘將劍和鐵盒分開後,將劍放到一邊,然後打開了鐵盒。



************



石洞外那棵充滿玄機的大樹跳下了兩個身穿鮮艷且漂亮非凡的女子,為首之

人更是天香國色般,身材輕盈、面似冷梅,但是卻是那麼的令人無法忘懷,手中

提著一個沉甸甸的口袋走在前面,看上去也就十七八的光景。



身後跟著一個年齡似乎小點的漂亮女子,雖然沒有前面那麼漂亮,但是卻總

是滿臉笑容,讓人看上去是那麼的討人喜歡,顯然是一個性格開朗的女孩子,只

見她手中雖然沒有提著什麼東西,但是卻拉著一只大猩猩跟在她後面,似乎顯得

有些不倫不類的!



不用說,這二人正是剛才蒙面的兩個人,看來已經在裡面回復了原裝,無論

誰也想不到,剛才的身手和聲音竟然出現在兩個二八年齡的少女身上。而身後拉

著的那只大猩猩正是大黃。



而此時的大黃正像一只斗敗了的公雞一樣,耷拉著個腦袋,無力的跟在那年

紀小的少女後面。



「七姐,你說我們這麼回去的話能交差嗎?上次我們就私自放了一個人,就

讓門主大發脾氣,而這次……!」跟在身後的那個小姑娘對前面那個叫「七姐」

的冰冷女子說道。



「嗯……沒事的,放心吧,再生氣不也是拿你小不點沒辦法嗎?」叫七姐的

人開玩笑說道。



「又是我,怎麼又是我啊?以後不要老是拿我開刀,還有不要叫我小不點,

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小不點賭氣道。



「哦,好了,我的曉玲妹妹,姐姐是開玩笑的,別生氣了,誰叫門主那麼寵

你呢!」「七姐」說道。



「可是我們這次又這麼回去,怎麼辦啊?」曉玲擔心道。



「放心吧,沒事的,門主也不能肯定啊,再說我們弄了這麼多的寶貝回去,

還有一只功夫不弱的大猩猩,樓主肯定不會怪罪我們的!」



「那我們就說不是,不就可以了嗎?」曉玲沒有心機的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哦!我可沒說!」「七姐」笑道。



「你……我不說了,對了七姐,你說那兩個人應該沒事吧?」曉玲說道。



「不知道,我們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機關,還差點讓這只猩猩給傷到,應該

沒事吧!」七姐說道,腦海中卻想起那個英俊的少年,不由長歎一聲。



「可是我總覺得對不起人家似的,好像我們就跟強盜似的!都是你!」曉玲

回頭踢了大黃一腳。



大黃沒有躲開,只是抬頭望了少女一眼,似乎再說:「有本事你們找到機關

啊?」



「還敢看我?」曉玲看大黃看她的時候,氣不打一處來,還想再踢一腳。



「好了,曉玲,我們趕緊回去吧,記住這次的事情,千萬不要對任何人講,

聽見沒有,不然我們又該挨說了!」七姐說道。



「嗯,這個我知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曉玲說完,便和「七姐」一起笑了

起來,然後拉著大黃走出了「鬼谷」。



************



「怎麼還沒有回來啊?娘沒出什麼事情吧?」雲峰終於在石室當中找到了一

個隱藏的暗室,卻發現裡面堆滿了食物,都是新鮮的,對此雲峰非常奇怪,為什

麼這麼一個別人都不知道地方會有這麼多的食物,而且自己在此次居住了十年,

而這些食物竟然還是新鮮如初?



看到母親媚娘許久沒有出來,雲峰不由的擔心了起來,抄起身邊的寶劍,從

大黃丟進來的背包裡拿出一顆夜明珠便往石室的裡面走去。



************



當媚娘將鐵盒打開的時候,發現裡面有一封信和一本沒有名字的書,還有一

塊不知道是何門派的令牌。



媚娘拿起那本書,看了封面一下沒有字,然後掀開第一頁發現上面竟然是藏

文,還好自小就熟讀各類書籍的媚娘曾經鑽研過這類東西,還能夠看懂,雖然有

些年頭沒有接觸過這些了,但是還是能夠看明白的,所以媚娘聚精會神的讀了下

去。



只見上面寫道:



「尋求解脫,但不在來世,而在此生。天為根、地為本、陰陽同修,欲海擎

天。佛曰: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色皆無,即為欲,如若制欲,先以欲勾之,

後令入佛智,同修其樂,意無窮、心佛中存、意可無。欲為先,樂於後。佛曰:

隨諸眾生種種性欲,令得歡喜。故為歡喜!」



當最後幾個字「故為歡喜」出現在媚娘眼中的時候,媚娘大羞,沒有想到鐵

盒當中藏有的書竟然是密宗的不傳秘訣「歡喜佛」。



對於密宗來說,這是無價之寶。對於其他修佛的人來講這也沒有什麼用處,

但是對於江湖那些屑小來講,這東西可是害人的最佳寶貝了!當看到此書是密宗

的「歡喜佛」後,媚娘便想順手毀去。



但是要在撕毀的一瞬間還是猶豫了一下,沒有撕毀掉,這畢竟不是自己的東

西。想了一下後,媚娘將這本「歡喜佛」放回到鐵盒當中,拿起那封信,心中盼

望道:「一定要是出去的地圖啊!」



當撕開後,將信取出來的時候,發現根本不是什麼地圖,而是普普通通的一

封信,一封是漢字的信,望著這封信媚娘絕望了,雙眼不自覺的看了下去,只見

上面寫著:



「看吾信之人,必是由護洞靈物『天猿』帶領進來的,既然可進此洞,定是

有緣之人,吾為70年前江湖上人稱的『邪神鬼帝』,因為參透歡喜禅,沒有辦

法壓抑住對自己武功的提升,故而到江湖尋求有緣之人,而被江湖同道認為『淫

帝』,遭人追殺後,突然發現此洞,便躲避於次。



約十年後,我先後因為機緣巧收四人為徒,誰知四人當中三人心術不正,便

命最小的一個徒弟『小鐵』出去闖蕩江湖,而留下剩下三個人在此修身養性,殊

不知此三人竟然是帶藝投師,為的竟然是吾那本『歡喜佛』。



當發現時,卻為時已晚。吾被那三個不孝之徒暗中下毒逼問『歡喜佛』的地

方,吾心中一急,告訴他們『歡喜佛』只能交給一個人,讓他們挑選一個,那三

人全無顧及同胞之念,為得『歡喜佛』不惜大打出手。



吾趁機將門外暗室關閉,想將其三人封閉於次。而自己因為萬念俱灰也不曾

有出去的想法,便躲進此洞,將吾闖蕩江湖時的『歡喜神劍』丟了出去,告訴三

人,只有一個人可以將持這把劍來跟吾取『歡喜佛』。



三人不知洞外之門關閉後,便無法再行打開,除非從門外開啟。三人在洞穴

之中厮殺起來,其後三人皆戰死在洞穴之中,而吾本身因為壓制不了自身體內的

毒而支持不下去。」



看到這裡的時候,媚娘萬念俱灰,知道自己和兒子雲峰再也離不開此洞了,

而自己還沒有什麼,可是自己的孩子還年輕,如果就這麼死在這個洞裡,自己不

但對不起他,也對不起自己已經過世的相公啊!



外面的三具屍體和來此之時告訴自己的那個老者原來是此洞主人的弟子,而

那只大猩猩卻是信中所說的「天猿」,現在就希望「大黃」能夠將門再次打開。

想到這裡,媚娘心中不禁盼望外面的大黃能夠安然無恙,卻不知大黃早就被那兩

個蒙面人給抓走了。



有了希望後,媚娘繼續讀了下去:



「能夠將此鐵盒打開之人,定是具有慧根。故鐵盒中物如數贈送,還望能夠

妥善保存『歡喜佛』一書,此書世人認為是為邪物,但是此書用法得當的話,不

但是提升內力的武功秘笈,更是延年益壽的寶物。



關於洞口門外的石門,乃是吾發現的一塊奇石,當初耗費五年的光景才將其

制作好,當初只是想將自己坐化後的軀殼封於此洞,故而未設計出洞之法,後來

發現不妥後,千方百計的想出破洞之法,最終終於想出了辦法!」



看到這裡,媚娘大喜,看來後面便要介紹出洞之法了,看到能出去的希望,

媚娘趕緊接著向下看去:



「方法一、若想出此洞,必須擁有內力五甲子以上,用『歡喜神劍』將其擊

碎,這大概需要三日的光景!」五甲子?媚娘一看就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五甲子

就是三百年的內力,無論是自己還是雲峰,還是江湖上所有的高手誰可以達到?



「方法二、來人若是一男一女,可參禅『歡喜神功』將其精華,注入『歡喜

神劍』劍柄後的凹槽當中,『歡喜神劍』自會發揮其神力。



除此之外,再無他法。洞中人――邪神鬼帝留。」



看到這裡媚娘再次失望,方法一,自己和峰兒誰也達不到。而方法二,雖然

具備了條件,可是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啊!峰兒是自己的親兒子,而這個辦法

仍然行不通。想起剛才峰兒望向自己的眼神,媚娘臉上一熱,心中有些慌亂,搖

了一下頭後,趕緊將信和那本歡喜禅放到了鐵盒當中。



將鐵盒剛剛放好,就聽見洞中一聲大叫,心中一驚,從聲音聽出是自己峰兒

的聲音,肯定是被那具枯骨給嚇倒了,不由對床上那具老者的白骨深鞠一躬,提

著劍向室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