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求不满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家庭乱伦» 我妻真除(中)

我妻真除(中)
发布时间:2019-08-25 02:00:40   浏览次数:551

我妻真除(中)「叮咚……叮咚……」敲門聲響應該是大姨子來了。



「嗨……大姐,……好準時呀!」我高興的把大姐拉進客廳。



「嗯嗯……那還能不急嗎?這兩天你姐夫都快弄死我啦。」大姐跟我ㄧ起坐下沙發。



「怎麽?他……又打你嗎?」我問。



「那倒沒有啦,只是這兩天他找我那個,都要我裝小惠,好……好不自在啦!」大姐一臉嬌羞的說。



「那……那有很粗魯嗎?……我是說……還……還是……在……廁所嗎?」我好奇。



「嗯……那倒沒有,這兩天他沒喝酒,只是……要我做些奇怪的動作……」大姐支支吾吾。



「什麽奇怪的動作呀?不就是……就是……你前幾天晚上……電話里說……的嗎?」我吞了幾口口水,有點口干舌燥,心髒噗通噗通的跳。



「唉唷……!就是……就是……要我在他前面跳舞……那種不三不四的舞,還要……還要……邊脫衣服……」大姐說的零零落落。



「喔……我知道了啦,是豔舞啦,小惠也會跳呀,她可厲害啰,專業的……大姐沒忘吧……她是舞蹈社的呀!」我抱了大姐一下。



「呵呵……是啦……是啦,嗯……那個……豆仔,你記的我說過的嗎?就是那天晚上……我打電話……」大姐稍稍推開我,又深情的看了我一下。



「啊……我記的呀……我記的……不然我今天還請假等你呀,只是……只是我想知道……大姐想……想怎麽……開始。」我搶著說。



「開始什麽啦……我今天來可沒跟你姐夫說唷,記的……下次見面不要提。」大姐說完……我想了一下……那今天是算……偷嗎?



「你沒跟姊夫說呀……今天不是要來跟我商量,怎麽讓小惠跟姊夫他……」我問。



「唉唷……你姊夫只是要我跟小惠講啦……他……他哪敢……跟你說呀!」大姐解釋。



「大姐……這樣我可不同意唷,怎麽說我的小惠都是我的最愛呀,要是姐夫粗魯動手……那……怎麽辦呀?」我說著又抱了大姐一下,又親她一下。



「呵呵……豆仔。你真皮ㄟ……一直吃人家豆腐的,就是因爲這樣,我才來跟你先說好呀,你去跟老遊講,要跟小惠可以,不過呀;我們兩個要在場……這樣好不好?」大姐說完,終于又抱了我下,還撩了我的下體一下,眼媚嬌嬌的看著我。



「原來是這樣,我出面講比較好是吧,嗯嗯,沒問題啦,我晚上就給姊夫打電話,嘿嘿……大姐……你……」我抓她的手停在我跨部。



我用力的抱緊了大姐,我這大姨子,雖說不上身材豐滿,但是扭動蛇腰的妩媚,那定是讓男人想立刻侵犯的,難怪姊夫那麽沖動粗魯,連我都想稍微用點力氣征服呢!



摟摟抱抱間,我們互相蛇吻起來,我貪婪的摸著她的雙奶和三角地帶。說實在的;觸感比不上我老婆,但這偷的情趣,風騷的情趣,老婆那里卻沒有,我的巨炮已然挺硬如鋼了啦。



「嗯……嗯……嗯。嗯……你好溫柔好體貼唷……豆仔……我妹她……一定被你弄得……弄得……很……爽……」大姐已經開始脫我的衣服,我也兩三下脫去她的衣服啦。



「哪……哪……哪有啊……小惠她呀……喜……歡肌肉男啦……像姊夫那樣的。」我搔著她的淫穴,那里已經洪水泛濫了。



好像幾十年沒做過愛一樣,我們兩個貪婪的交纏在一起,大姐真不是蓋的,配合度很高,想怎麽樣的姿勢,她都配合我的要求,稍微的扶著她的腰,她就會意了,這算是姐夫的調教嗎?那我可要姐夫幫我練一下老婆了……哈哈。



幾經姿勢的交換,我把大姐抱起來,讓她雙腳扣住我的腰,雙手抱緊我的脖子,我擡著她的屁股,這樣的干——這叫做火車便當。



「唉唷……啊……啊……要……死……了……會……死……啊……豆仔……你……好……會……干……喔……喔……喔……好……爽……好……爽……呀。



嗯……嗯……嗯……嗯……要……來……了……來了……啊……」大姐尖叫了到了高潮。



「嗯嗯……恩……大姐……你……好……騷……又好……多……水……我也……要……射……了……射……進……去……了啊……」我也爽叫。



也許是姿勢太妙,大姐真的很輕,抱起來一點壓力也沒有,像沒骨頭一樣軟,真的是太精采了。客廳里有一個鏡子,照的到我們客廳大部分,我和大姐看著鏡子里,我們打炮的騷樣,竟然一下就來了高潮,我也一泄如注啦。



我和大姐一起又坐回沙發,互相撫弄著對方,輕聲細語的稱贊對方,當然少不了親親吻吻的。



一下子我又被逗的硬起來,大姐臉上,有著一副說不出來的表情,淫蕩又期待似的,雙唇抿了一下,好像告訴我去侵犯她一樣。我站到沙發,跨到她臉上,我用粗大的肉棒,先整支棒子輕撫著她的臉,然后輕輕的敲著,她也一下下的舔我的肉棒。



我把巨棍插入她的嘴,插的很深,她奮力的吸吮,但是;一深到喉嚨里,吞咽反應讓她作惡。幾次以后,她輕輕的咳嗽,眼淚也留下,那種嬌弱卑淒的表情,讓我一下就想抱她起來抽插。然而她卻用力的抱住我的大腿,深深的將我的巨炮,吸納入她的口中,深啐不已……我明白她要我給她口爆。



既然如此,我也就更加放心的,享受她的品蕭服務。她又吸又舔,擺動著頭發,還不時吮舔我的蛋蛋,真的是一整個爽到不行。



「大……姐……我……要……射……了……射。進去……嘴……巴……好不好……喔……喔……喔……喔……射了……」靠!堅持不住了。



大姐忙將快射的肉棒,拿出來……然后就讓它噴出的精液,幾乎噴滿了她的臉。眼睛、耳朵、鼻孔、額頭上的頭發,都有我的精液,這一幕,真是令我爽到不行。射完了,她也繼續把我還硬硬的屌,擦著她的臉,然后用我的屌,把精液撥入她的嘴里……大姐呀——你這麽做……我怎麽軟的下去呀。



「好了……豆仔……去拿衛生紙來,呵呵,姐的眼睛被你射到張不開啦!你好棒唷!」大姐嬌淫的說著,我立刻拿面紙給她擦拭。



「謝謝你……大姐……!這一炮……我真的是一生難忘啦。」我摟抱著她。



「謝什麽……這個星期天,還要麻煩你們夫婦兩個呢!我胸部不大,沒辦法幫你乳交……所以你還想怎麽玩嗎?呵呵……還硬的起來嗎?」大姐笑淫淫的說,又掄起我的老二來。



「嗯嗯……大姐你的技術好好喔,改天你也教教小惠啦!」我摸著她的奶和淫穴。



不一會兒的工夫,我又硬起來了,原因是大姐也學我,站起來讓我舔穴,粉嫩的穴和屁眼,水多又緊。我舔了一下子,突然;大姐笑淫淫的看著我。



「看過女人小便嗎?……我尿給你看好不好?嘿嘿嘿……呵呵。」大姐說著,就拿起垃圾桶到我前面,撥弄著她的花蕊,然后就吸哩嘩啦的,尿到垃圾桶里,尿完就過來吻了我一下,我的巨棒已經硬到痛起來了。



大姐把垃圾筒放好,就拉著我到鏡子前面,拉來小板凳,面對我弓下身子,兩腳張的很開。



「呵呵……這個姿勢試過嗎?會直接捅到我的G點,來吧小子呵呵呵……」大姐笑淫淫淫的。



我不由分說,直接扶起她的腰,就長驅直入,大開大阖的抽插起來。



正干的起勁,我和大姐發現樓梯站著一個人……是小姨子,也不知道她看了多久……這下糟糕了,小妹知道我們發現她在偷看,飛奔上樓。



「小妹……唉唷……怎麽……你在家呀!」大姐翻身站了起來。



然后我跟大姐,也顧不得身上沒穿衣服,就追到樓上去。到樓上,小姨子小涵,就站在兒子房間,兒子5歲,看樣子是睡了,頭卻歪道床邊來。



「小涵……你今天怎沒上班呀……啊……」大姐和我進到房間后,大姐站到兒子旁邊,就質問起來,心虛的口氣。



「……恩……中午……小元鬧脾氣,園長要我帶回家,自己照顧……」小妹也怯懦的答。



「喔……我還以爲他生病了呢?……呵呵」我打哈哈。



「咦……大姐……你那里……那里是……流什麽東西呀……你滴到元元的臉上了啦……」小妹輕聲叫了起來。



我和大姐同時看到小元——我兒子臉上……竟然有好幾滴黏稠的液體,然后肩膀上也有……原來是大姐的淫穴,不知道爲什麽還是淫水潺潺,現在還因爲大姐移動了下身子,也滴了幾滴在床上,應該是我和大姐混合的體液。



兒子被驚醒,用手一抹臉,那個液體就抹進嘴吧……「髒髒……元元……不要擦嘴吧……姨給你洗臉去……」大姐驚呼起來。



大姐說完就抱著我兒子,往樓下的浴間走去。



「ㄟ……ㄟ大姐……你不要忘了穿衣服啦!」小姨子叫著。



「姐……夫……你……你……也沒穿衣服。呵呵!」小姨子等大姐走后,又跟我說話,表情又尴尬又嬌媚啦,看起來是春心蕩漾啰。



「啊……對……對不起……我……呵呵!」我搔頭裝傻,看小妹一臉羞赧,又沒立刻離開,應該是……「姐……夫……呀……你怎麽和大姐……做……做……做那個啦!」小妹又問。



「啊……你全都看到啦……我……我們……」我想解釋。



「我知道啦……我……我那天晚上……和剛剛……都有聽到了啦……你們都那麽大聲的。」小姨子一串說完。



「什麽……你都聽到啦……那……」我繼續裝傻。



「嗯嗯……我知道啦……你們也是因爲生活……ㄟ……閨房情趣啦。呵呵呵!」妹妹走到床邊坐下,眼睛就直盯盯的看著我的老二,半軟的肉棒,一下子又硬起來了。



「只是……只是……沒想到……大姐和二姐……會。會那麽瘋的。呵呵。」妹妹又說。



「嘿嘿……小涵……你也知道……我們大人……這個。」我腦經已經混亂。



「什麽大人……小孩,我也是大人啦,都30啦……什麽……什麽……場面……沒看過呀!……呵呵,真是的……」小姨子竟然調笑起來。



「是啦……也是啦……小涵……你都……都從哪里看……看過呀?」我也笑著問,順便我也走近到她前面。



「嗯嗯……我都……ㄟ……你不是一堆A片A書的……人家都有看過呀……還……還……」妹妹說的臉紅到脖子,伸手摸著我的大腿。



「還什麽呀……呵呵呵……妹妹……來……不要不好意思!」我說著就把她的手,放到我那挺立的巨棒上,輕輕撫弄著我的肉棒。



「喔……原來……真的肉棒……是……是這樣的……好硬喔……其實。我還看過你和二姐……還有大姐和大姐夫……做……作愛啦。」妹妹說完,竟開始舔我的老二起來……好爽啊……攪動的舌頭……跟老婆和大姐比起來,又是另一番滋味。



「姐夫……我舔的好嗎?呵呵,人家……人家也是有經驗的啦。」小妹邊吸邊說,也將自己的衣服——只有一件睡衣脫下。



「你不是沒有男朋友?怎麽……怎麽……經驗啊……不要跟我說,你是跟你姐姐的假陽具做的唷。喔……好爽喔……小妹你舔的真好……」我知道她沒男朋友……我也爽到哀嚎著。



「呵呵呵……之前……親家公不是也來家里……就是腳受傷那次呀……我幫他洗澡,他……他突然翹起來了,要我幫忙……我就……就幫他啦……呵呵。」小姨子笑淫淫的說著。



「我爸!……不會吧……他都六十幾了呀……」我大驚……老爸也太不檢點了啦,怎麽說……都是我的小姨子啊,這怎麽可以啦……厚。



「嗯……強壯的很,你們父子呀,一樣色啦!呵呵……」小姨子說。



「那你們……有沒有……那個……啊……」我又問。



「呵呵……當然有啦……不過第一下好痛喔……你爸也幾下就射出來了。



……呵呵呵……第二次才久一點……」小姨子說完,就拉著我的棒子,然后往床上倒下去,拿著我的炮,對準她的炮口,慢慢的引導進去她的洞,幾經撮弄終于進去——我抽插起來。



「你……你和我爸……做……做過幾次……啊……好緊喔……」我邊做邊說著。



「嗯嗯……喔……三次……喔……你的比較大……喔……好……爽喔……喔……喔姐夫……姐……夫……喔……喔……嗯嗯……」她淫叫起來,沒想到我老爸搶了她的處女……太不應該了。



「小涵……你……真……騷……早知道……我……就先……干你了……你太……不……檢。點。了啦……我干……死。你。我……要……干……回來。」我用力的挺進,一會兒;我又把她扶起來,彎腰手撐著床,我從后面干她。



「呵呵……嗯嗯嗯……嗯嗯嗯……好……爽喔……姐夫……干……干……回來……喔……要……要……到……了……到……了……啊啊……嗯嗯……」小姨子尖叫起來,應該是高潮到了,淫水沾濕了床沿到地板一片,肩膀到脖子以上通紅通紅。



「嗯嗯……姐夫……剛剛姿勢……人家……也想試試……好嗎?」她躺了一下子,轉身拿了兩個枕頭,墊在床上,兩手把身體弓起來,整個小穴都裸露在我眼前了。



真是宿命……剛剛沒試完的姿勢,現在還是要完成它。不過;小妹的可緊多了,歲然剛剛劇烈的被我進進出過,這個姿勢干起來,還是緊到不行呢!扶著她緊實的翹臀,又是一番大戰……小姨子和我漸漸的快到高潮了。



「喔……好緊……小……涵……我……要……要……射……了……喔……射……進去……了……喔……」「嗯……嗯……嗯……姊……夫……快……快……用力……喔……喔……嗯……嗯……嗯……嗯……來……了……我……也……要……來……了……喔……喔……喔……嗯……嗯……啊……來了啦……喔。」我們幾乎同到達了這一次的高潮。



「爽完啦……你們兩個小奸夫淫婦……呵呵」大姐在門口笑嘻嘻的說。



我抱著小姨子,都閉眼休息了一下,正要爬起來,沒想到大姐抱著兒子,兩個都沒穿衣服的站在床邊。大姐把我兒子抱的很低,那個兒子的小鳥啊,就靠著大姐的淫穴,靠……小鬼豔福不淺啊。



「姐……你……抱的太低了啦……這樣小元不舒服啦。」沒想到小姨子,還去摸我兒子的小鳥和大姐接觸的地方。



「嗯……你摸什麽啦,舒不舒服……你不會問他爸呀。呵呵呵。」姐又笑淫淫的說,還縮了一下臀部。



「哇……我小外甥的也不小ㄟ……來……姨……抱抱……呵呵……唉唷……真的好大喔……」小姨子一把搶過兒子,然后把兒子面對著她,坐在她的腿上,腳開開的讓兒子的小雞雞,靠到她穴上玩弄著。



「哈哈哈……阿姨……都沒小雞雞……只有我和爸爸有,呵呵……呵呵……」傻兒子笑著跟她小阿姨玩起來。



「ㄟㄟㄟ……不要太過分啦……小妹!」大姐一屁股坐到我肚子上,開始玩弄我已經軟掉的老二。



大家玩笑了好一陣子,正想要起來洗澡,這時卻聽到走廊有腳步聲。



「呵呵……你們幾個玩夠了沒呀,快六點啦,要準備吃飯啦……姐你不用回去煮呀?還是姐夫帶孩子來我們家,洗澡吃飯呀。」老婆回來了,應該回來一下子了,因爲她洗好了澡,現在身上一件也沒穿,只是用浴巾擦著濕頭發。也許;她剛剛也聽到我和小姨子做愛了。



「姐……來,兒子還你。喝喝小雞雞好大唷!」小姨子拉著老婆坐下。



「唉唷……真的好大呀……呵呵乖兒子……有沒有想媽媽呀!」老婆坐到小姨子旁邊,照著剛剛小姨子的姿勢,和兒子玩起來。



「老婆……那是兒子ㄋㄟ……不要這樣玩啦!」我抱怨起來。



「呵呵……只是鬧他一下啦,你爽完就好,不管兒子啦!」老婆和兒子說話的時候,不知道是小姨子在旁邊逗弄,還是天生的干穴能力,兒子的小雞雞竟然硬了起來,由于靠老婆的穴口很近,竟小小的整根弄進去他媽媽的穴里。



「啊呀……小色鬼……連你媽……也……也……噢……妹……別玩啦!」我的老二一下彈了起來……硬到暴怒青筋,老婆抱起兒子到大腿上,他的小雞雞竟然被沾濕了。



「呵呵……豆仔……你在想什麽呀……你兒子插進他媽淫洞里,你沖動啦。



你那麽想……看你兒子……喔……要死了……喔……」我沒等大姐說完,已經把她兩腳高高拉起,我把挺硬的巨棒,插入她的陰穴中,想不到也已經濕濘一片了。



老婆遮著兒子的眼睛,卻嘻嘻笑笑的看著,我和大姐的淫作。一會兒;老婆啦我過去干她……然后是小妺……直到我射精到老婆的穴里,大姐和小妹則直接用手接著,老婆淫穴流出來的精液,三個人分享吸食。兒子則跑來跑去跟著我們玩,不過他也會用手去撮弄,老婆、大姐和小姨子的濕穴,童言童語的,我看老婆三姐妹倒是性奮滿點。



一場酣戰結束,我們四個又帶著兒子去洗澡啰,順便也約姊夫一起吃飯,大家說好這里的事情可不要說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