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求不满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金瓶梅の歪傳

金瓶梅の歪傳
发布时间:2019-07-01 02:00:56   浏览次数:412

第一章初始



  清河鎮就屬西門家最有錢有勢,家中眷養四位貌美如花的妻妾相安無事,外

傳西門清風性好漁色,其實根本不是那回事,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樂善好施的大

善人



  西門清風俊美高大的身材,風度翩翩,家中擁有龐大的家産,走到那兒都是

少女少婦們傾心暗戀的對象。



  那爲何年紀輕輕的就娶了四位老婆?



  外人有所不知,西門清也是迫于無奈…



  正房是明媒正娶,二房是娘家欠一屁股債,剛好這事被好心的西門清風知道

于心不忍,眼看這嬌滴滴女子哭哭啼啼被迫要賣到妓院去,西門清風歎口氣就大

發慈悲的幫女子還清債務,拯救那女子免于被賣入妓院的悲慘命運,那好賭的爹

爹就順手推舟得寸進尺要求西門清風收了他閨女,開價五十文兩,不然女兒早晚

給自己賣掉,一旁的閨女也是死命抱住西門清風大腿不放,不顧臉面的說:「奴

家…願意做牛做馬來報答恩情。」于是乎他只能好人做到底,收了她成爲他的妾

室。



  三房也是可憐人「賣身葬父」西門清風于心不忍就拿錢幫她處理后事,請她

回家好好生活,可是那少女死活跟隨西門清風。



  可憐賣身葬父的少女說:「西門官人,現在我舉目無親,求你讓我跟在你身

邊服侍你…」盈滿的淚水讓人不舍拒絕,也又收了她。



  四房是自己貼上來的,幾分姿色媚眼勾魂說道:「西門官人我愛慕你很久…」

她夢想著當他的夫人就算是妾也願意至少榮華富貴少不了。



  當然西門清風是世界無敵的好人,對方女人家都開口求婚正面貼上來,送上

來嫩肉怎麽可能往外推,當然照單全收,反正他家有的是錢,多養幾個也沒關系。



                ***



  清河鎮有個窮酸沒錢沒勢,目不識丁的武太郎,五短身材可以說是面貌丑陋,

表面上忠厚老實像,其實一肚子壞水,人矮一肚子拐。



  有一天武太郎在賣燒餅的時候,無意間巧遇潘金連就對她念念不忘,嬌柔細

致的美顔媚眼勾心,讓人心動不已,而她卻對自己賣的燒餅念念不忘,免費吃過

一次后天天聽到他在吆喝賣餅時都會偷溜出來找他。



  因爲他看到姑娘一臉饞相又沒錢買他就會免費奉送,看她吃得狼吞虎咽的就

有很大的滿足感,親手做的食物,這麽好吃。



  「姑娘慢慢吃…別噎到…」



  沒說沒事說到她馬上干咳起來「咳咳咳…」



  「真是的,這麽不小心…來喝點水。」武太郎好心拿出裝水的葫蘆。



  「我叫武太郎,冒昧請問…姑娘你叫什麽名字?」武太郎順手拍她的背,讓

姑娘順順氣。



  喝了水,止咳后,她柔聲的說:「我叫潘金連。」媚眼眨動,武太郎的心都

酥軟一半。



  「潘金連,真是好聽,人美名字也好聽,嘻嘻…金連姑娘,以后我每天來,肚

子餓了就可以來找我。」



  「真的!」潘金連喜出望外,雙頰紅潤絕豔。



  「當然真的。」武太郎也開心露出憨厚微笑。



  「武哥哥你真是個大好人…」



  「那的話,連妹妹喜歡吃,我一定天天來,別跟哥哥客氣。」大手摸著那虛

若無骨的小手,內心一陣激蕩。



  「可是我沒錢給哥哥買。」



  「沒關系,哈哈哈。」



  「武哥哥真的是大好人。」



  潘金連吃的津津有味,武太郎說:「那的話。」賊眼溜溜放肆上下端看那胸

前豐滿的雙乳,站在女子后方在耳際邊吹氣,眼看女子已經把燒餅吃光光,依然

一臉嘴饞的模樣,武太郎眼神邪惡算計誘惑地說:「連妹妹,你還想再吃第二塊

嗎?」



  「當然想,武哥哥可以嗎?」潘金連水汪汪渴望雙眼。



  「好是好…哥哥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連妹願不願意成全。」



  「當然好,只要不做傷天害理的事,妹妹願意。」



  「嘿嘿,當然不是傷天害理的事…哥哥我從沒看過女子的胸部長怎麽樣…可

不可以讓我瞧瞧。」武太郎一臉哀求。



  「這,不可,人家可是黃花閨女怎麽可以讓哥哥看。」潘金連再笨也知不可。



  武太郎眼神一轉,心想這小美人倒不笨,但是心癢難耐,「既然這樣,請你

把剛才的燒餅錢付一付吧,三銅錢,連同幾次的總共算你十個銅錢。」



  「蛤…你…」潘金連沒想到武太郎居然翻臉不認帳,是他說要請吃的現在居

然要索錢,怎麽可以這樣,「我…」潘金連單純的很不知該怎麽處理目前狀況。



  武太郎嘴角一抹邪惡的微笑,「怎麽…讓我看一下,摸一下,我不但不會追

討之前的燒餅錢還會再送你一塊燒餅吃,連妹妹你又不會少塊肉,別這麽小氣。」



  「這…」潘金連想到要讓男人看白玉般的身子就羞紅低頭怯怯然。



  「走吧,后面有個草叢我們躲在那兒,沒人會發現的,你不說我不說,這是

沒人會知道的,走吧。」武太郎像是只大野狼準備誘拐小紅帽進入草叢,潘金連

無奈頭低的不能再低輕輕點頭讓武太郎牽著小手進入草叢內,兩人蹲坐躲在草叢

中,潘金連臉羞紅顫抖的手輕解衣衫,露出粉色繡花肚兜,美的讓武太郎口水差

點流下來,「好美!」粗糙的大手已經掀起肚兜露出那渾圓飽滿秀挺雙乳,輕輕

像面對易碎的搪瓷娃娃小心碰碰摸摸又揉又搓,逗弄那胸前敏感蕊花綻放硬起,

潘金連壓抑狂亂心跳,羞答答像新嫁娘般求饒,「武哥哥,好了吧,金連會冷。」



  「嘿嘿,哥哥讓幫你暖暖。」武太郎說著就低頭含住那粉紅顫抖花蕊,又吸

又舔渾厚溫暖手掌握住一方白嫩嫩渾圓,「啊!喔喔喔…」那刺激太大讓潘金連

忍不住嬌叫出聲,「連妹妹別出聲,等等讓別人聽去就不好了。」



  「嗚…」潘金連又羞又無奈,埋怨的雙眼。



  武太郎從懷中掏出預藏得燒餅塞到小嘴中,「吃吧。」潘金連眼神一亮,露

出欣喜的表情,小嘴被塞了食物發不出聲音,雙乳被男人又抓又捏又吸吮酥爽不

已,更挺起腰肢讓男人吃得更徹底。



  武太郎埋首在那充滿少女處子誘人馨香中無法自拔,雙乳被武太郎又摸又吸

吮又咬留下那吻痕,「連妹的奶子又白又嫩,像熱包子一樣好吃誘人。」武太郎

色色浪語搞得金連又羞又蕩漾。



  搞得潘金連又癢又酥麻受不了,努力吃食,壓抑住那下腹部熱潮,感覺有股

熱氣在體內竄流,大手伸入那棉褲中,隔著亵褲撫摸那處女地,潘金連一驚,玉

手抓住那使壞的大手,「哥哥…不可以…」他怎麽可以摸到那里去。



  武太郎也如她所願說:「哈哈,連妹妹亵褲都透濕了。」還真是個騷貨小浪

娃,跟他隔壁的大好嬸一樣浪一摸就出水,哈哈哈…真是勾人魂魄的小浪貨。



  「哥哥搞的你很舒服吧…下次,還要不要哥哥摸摸…」



  「討厭啦…」潘金連勾魂攝魄的雙眸,輕推了一把男人,這騷浪勾人的模樣

搞的武太郎心一陣蕩漾。



  當潘金連把手中那片燒餅吃光后,武太郎渾身是火,也怕自己失控直接在草

叢上要了她,所以放手讓潘金連把衣服穿好,武太郎有溫柔體貼幫她整理好,弄

亂的發絲也弄順。



  兩個人樣個偷情的愛侶般,偷偷悄悄離開草叢。



  武太郎目送美人進大宅院后,他才依依不舍轉身離去,嘴角一抹淫欲的笑容。



             第二章伸出鹹豬手



  潘金連模樣長的太過嬌美誘人,讓他們家的大老爺也心動不已,幾次想要把

這誘惑小美人收爲通房丫頭,可惜大老婆不答應,所以老爺子也只能偷摸幾下,

王氏夫人生了幾個孩子后臃腫醋癡肥,很會吃醋,不準老爺納妾,連個通房丫頭

也不讓大老爺收,讓老爺看在眼底癢在心底,苦無下手機會吃了這個小美人。



  潘金連吃了武太郎的燒餅有了力氣,下午開始干活,掃地擦桌子樣樣都來,

大老爺趁著夫人睡午覺的時間偷偷溜出來找小美人,終于在花廳內看到金連彎腰

擦桌椅,翹臀渾圓隨著動作左右搖晃。



  大老爺起色心從后面貼上磨蹭幾下,嚇得金連退縮,「嚇!」「老…爺…」



  「嘿嘿嘿…別怕過來,金連你今年幾歲?」



  潘金連怯弱低頭說:「金連今年十六了。」



  「十六喔…可以嫁人,生孩子了。」老爺色眯眯的眼光,上下放肆邪惡的透

視,掃瞄少女曼妙身軀,大手拉住小手放在手心捏揉,害得潘金連想抽出小手,

但是老爺抓握死緊,讓她抽不了身,冷不防,被一勁道把嬌小人兒往懷中抱,

「啊!老爺放手…」不管懷中的少女掙紮,在耳邊警告威脅說:「金連你在亂叫

的話,引來夫人,你可要吃苦頭。」



  潘金連委屈無奈捂住自己的小嘴,不敢出聲,吵醒睡午覺的夫人,這幾天餓

肚子也是受到夫人的處罰,嗚嗚嗚,夫人很不喜歡潘金連,常找機會處罰她。



  大手摸進衣服內揉捏那白嫩雙乳握在手中捏揉,那年輕稚嫩身體真是讓人垂

延欲滴,舍不得放手,「金連奶子又軟又好摸,喜歡我幫你揉揉。」大手又抱又

親臭嘴想嘗嘗那小嘴滋味,潘金連當然掙紮身子不讓老爺親去,這時大少爺看到,

「咳咳…」



  潘金連眼睛一亮是大少爺,希望能解救她出魔掌,「大少爺。」



  老爺看到大兒子當然馬上松手,「……」父子對看一眼,老爺瞪了一眼這壞

事的大兒子。



  大少爺不忍心潘金連又被娘親給處罰,也怕爹直接霸王硬上弓,那他一點機

會都沒了,所以他才現身破壞老爹的好事,大少爺對潘金連也喜歡的很,「爹…

…娘就要出來,您不怕娘生氣?」



  「哼!知道了。」老爺松手后,低頭整理自身衣服就往內室而去。



  潘金連趕緊整理自身被弄得淩亂的衣服,羞紅臉低頭想要離開,卻被氣勢逼

人的大少爺給擋去路,「大少爺…」潘金連一臉無辜模樣。



  大手爺手拿著扇子輕抬起潘金連下巴,讓低頭羞澀的少女望向眼前高大碩壯

大少爺,「潘金連,我這樣幫你…你要怎麽謝我?」



  「我…」潘金連傻愣不知少爺壺蘆里賣什麽藥!



  「今晚我約了人了…那就明晚來我房間,找我!知道嗎?」大少爺貼過來用

兩個人能聽到聲音說。



  反正先要了她,當暖床的愛奴,然后在跟娘親要人,不然娘親一定反對的。



  「這…」潘金連知道這萬萬不可,卻不敢馬上拒絕。



  「敢不來…你就死定了。」說話的同時大手用力摸捏一下性感臀部。



  「喔…」潘金連咬牙悶哼,不敢發出聲,撂下話后,大少爺大搖大擺地笑聲

豪放轉身離開,「哈哈哈。」



  潘金連苦著一張小臉,乖乖回到后院忙碌工作。



              第三章下藥被拐



  隔天武太郎又來王氏大宅院外面叫賣,等了好久才看到美人姗姗來遲,潘金

連原本不想出來,昨天被看起來老實的武太郎又威脅玩弄身子,再傻也知武太郎

不是個好人,就算肚子再餓也不能再出來與他見面,但是一聽到那燒餅的叫賣聲

就讓她嘴饞肚子咕噜噜的叫,最后她還是忍不住出來。



  「金連我的好妹子,怎麽今天這樣遲,等的我心慌。」武太郎看到小美人關

心問道。



  「……」金連怯怯的低頭,肚子咕噜噜的叫。



  「肚子餓了吧,快快快吃。」武太郎拿出熱騰騰還冒著白煙的燒餅放在潘金

連眼前。



  「…我…」金連餓得慌,但是內心更慌亂,想吃又不敢吃得樣子。



  「放心,今天不會要求你…亂摸你身子!」武太郎大概也知潘金連心里想法,

昨天回去時也想到這問題,再傻的女孩也懂得要避開,所以昨天雖開心摸到夢寐

以求的玉膚但是也有點后悔,怕潘金連會害怕防著他,沒想到真讓他給猜中。



  「真的。」潘金連喜出望外。



  「真的快吃…」武太郎怕再這樣玩弄下去,潘金連會不理他,再也不出來吃

他的燒餅了,他在外面苦等將近三個鍾頭才看到金連願意出來,他可不想這樣失

去這樣讓人動心的美人。



  看到潘金連放心吃著燒餅,武太郎腦中算計的,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這麽

美的姑娘早晚會被人搶走的,他一定要想個方法先訂下美姑娘。



  武太郎誘惑的說:「連妹妹…我家就在不遠處,你跟我回去,打包一些讓你

帶回去吃…」討好傻笑。



  「這…這怎麽可以…你這可是要賣錢的…我不可以…」潘金連雖然在員外家

當丫環,但是夫人善妒自己美貌,老爺常常趁著夫人不在對她上下其手,連三個

少爺也有樣學樣,所以讓夫人更氣忿,常常罰她有一餐沒一餐的,而這個賣燒餅

大哥,常常請吃免錢的她怎麽好意思去拿更多了。



  「沒關系…我家里的比這個更好吃好幾倍你不來,會后悔的,我過幾天不過

來這里了,所以多包一些,你可以吃好幾天。」他笑得很親切憨憨傻呆模樣讓潘

金連貪吃忘記戒心。



  「這樣,好吧。」



  潘金連嘴饞愣愣的跟著武太郎走,就像小白兔被紅蘿蔔吸引著往前去一樣,

沒多久來到武太郎的住處潮濕黑暗,卻有陣陣燒餅香味忍不住說:「好香喔…」



  「嗯…好香。」武太郎隱藏一抹邪惡微笑,黑眸閃爍著危險的暗火,潘金連

她身邊散發出來的體香真是誘人。



  男人到鍋內拿出熱騰騰的燒餅黑眸誘惑著說「來…我加個獨門香料…更香更

銷魂喔。」



  「喔…」潘金連水媚的大眼眨動,看到男人拿像是白色藥粉參入餅中。



  「來…吃看看『是不是特別美味。」武太郎笑得蕩漾。



  「是…」潘金連不疑有它就開始吃了起來,其實味道都一樣啊。



  「怎麽樣,有沒有特別好吃…」男人的眼睛越來越邪魅,潘金連疑惑該不會

等一下狐狸尾巴露出來。



  「差不多呢…好吃…呵呵呵」吃免費的那好意思說什麽,反正有得吃就好。



  「呵呵…等一下…你就知道其中的真正滋味…」武太郎不懷好意地說。



  沒多久潘金連感覺全身都燥熱起來臉潮紅,「…好熱喔…」她不自覺的把衣

領拉開,露出雪白的玉膚讓男人吞噬著口水一臉饞嘴樣。



  「武哥哥…你也肚子餓了…」潘金連不自覺的媚笑著滿是風情,真是天生的

騷貨。



  武太郎笑得大冽冽的,「是啊…我也餓了…」武太郎過去推她倒臥在床上,

「啊……」她感覺全身都血液逆流全身虛軟無力。



  看到越來越逼近的丑陋的臉,厚實的肥唇覆上去,一陣的強烈吸吮,女人本

能的抗拒,但是不敵男人的蠻力,她想要呼叫,剛好給了男人最佳進攻的機會,

塞入肥厚的火舌,差一點把潘金連給堵塞住呼吸,一時上氣接不到下氣,豐滿的

胸脯起伏不已,看到女人快詫氣了,他轉而吻住她的粉嫩脖頸而下,大手毫無客

氣的把她的衣服給脫下紅色的肚兜承現在眼前,粗魯的一把扯下來,「啊…不…」

冷空氣讓她豐滿起伏不定的玉峰更加挺立「真美…」感覺到褲裆內的分身也瞬間

長大許多。



  如惡虎撲羊般的猛然低頭吸吮著處女的乳香「啊…啊。」那無法言喻的快感

沖擊著,銷魂失序的呻吟聲逸出口中,讓她貪心的想要更多。



  「喔…」傲人粉紅色的雙乳被吸得更加滿脹,男人照顧完美麗的玉峰當然不

會放過雙腳間處女水簾洞,雙腳拉到最開,男人整顆頭都快埋在其中,肥厚的唇

舌把濕潤玉穴照顧周到吸舔,潘金連悶哼低吟浪叫,整個肥舌上上下下舔了一遍,

最后還把肥舌給塞進穴中「啊啊…」讓女人舒服的腳指頭都彎起來,「舒服吧…」。



  「嗯…舒服…別停還要…」好像快上天。



  男人應要求在低下頭邊吃,邊脫著自己的衣服褲子,讓腫脹不已的寶貝出來

透透氣,居然可怕的龐然大物,話說五短身材必是有一長,沒想到他藏在褲裆內

的寶貝如此的巨大異于常人。



  平時他的寶貝都要卷成一圈才能放好在褲裆內,就像蛇冬眠一樣。



  粗糙生繭的手撥弄處女地,「痛…啊好疼,不要弄…」男人的手太粗糙了刮

著嫩屄生疼。



  「呵呵…都還沒插上就喊疼喔…好我的小娘子,那我用嘴…」武太郎再度低

頭下來狂飙吸吮。女人忘情的抓住男人的頭發,「啊啊…」肥舌進出的減緩媚藥

的作用。



  「啊…該死的輕一點…痛痛…」男人爲了解救頭發起身。



  「人家好熱,好癢…人家還要…啊…」潘金連受不住媚藥的作用自己上下其

手,捏擠著自己的玉峰,另一手在雙腿間掏弄著「啊啊…」一副最美的欲火焚身

的圖,當場自衛給男人看著「…我來了…」黑眸閃爍著欲火,二話不說拉開她掏

弄的手把自己傲人的寶貝撞入花心「啊…不」女人整個眼睛瞬間放大好幾倍。



  男人猛然的挺進緊縮的花心中,一舉沖破障礙,直接到底,「啊…好痛喔…

不要…」感覺身子硬是被切兩半,貫穿全身一樣,女人無法適應的哇哇大叫掙紮

捶打,他不管女人死活,開始狂奔狂撞,「啊啊…不不好疼…」如刀刃進入身子

火辣辣的痛的整個小臉都皺起來,當陣陣痛楚過去后,她才嘗到真正絕妙的滋味,

屋內充滿著男女淫蕩聲肉體拍打的聲音越來越大聲。



               第四章玷汙



  經過武太郎誘奸后,潘金連原本對于男女間床第之事一知半解,如今終于了

解其中滋味,該不是媚藥的關系,讓她很放的開,享受到性愛的歡愉在心里回蕩。



  屋外夜已深沈,一輪明月挂天邊,簡陋的下人房內潘金連獨自一人坐在床上,

想到今日的事嫣紅的小臉更是羞紅發燙,金連雙手捧住臉蛋嬌豔紅潤,雖然清白

身子都沾汙了,但是肉體得到歡愉,而且賣燒餅的武太郎拍著胸脯保證會負責的,

承諾要向老爺提成婚之事,她早想離開王氏,這樣每天餓肚子悲苦的日子。



  暗處鬼祟的人影在潘金連房外搖晃,賊眼溜溜左顧右盼后,從門縫中瞧進屋

內的情況緊盯美人一舉一動,月兒照映桃花豔容,這等姿色美人,說不動心是騙

人的,就像一塊香味四溢的肉不狠狠咬上一口,怎麽對得起自己呢。



  這時,男人輕敲著木門「砰砰砰」



  潘金連疑惑喃喃自語:「咿…這麽晚了是誰…」



  她蓮花小步,開了縫隙往外瞧,「啊…老爺…這麽晚了」門已經被老爺硬是

打開走了進來。



  「來來…金連…我知道你今晚又沒東西吃…我特地叫人留的鹵雞腿…」這時

鹵味的香氣飄飄四周,潘金連瞪著眼睛都快掉下來,口水也不知吞噬幾次,好久

沒吃到肉了。



  她眼睛盯著他手上油紙袋包的香噴噴,而老男人看著她水嫩的容顔流口水,

「謝謝老爺…」她接過熱騰騰的紙袋,忍不住的想要嘗嘗,老爺催促誘惑聲音,

「吃啊…冷了就不好吃…」他笑的一臉淫蕩,但是看在潘金連眼中卻是一臉慈祥

可親。



  潘金連馬上的咬了一口,那滋味真得難以形容,人間美味,「好吃嗎?」看

她吃得一臉滿足的樣子,就知道好吃到不行,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問了想聽她的嬌

嫩聲音,聽了骨頭都蘇了。



  「好吃,太好吃了…謝謝老爺,」眼看老爺也是一臉饞相,就好心問他,

「老爺你要不要咬一口。」



  「呵呵…真的可以嗎?」



  「當然…」只是希望別咬太大口,潘金連努力陪笑。



  「那我,就不跟你客氣喔…」老爺一臉情欲饞嘴說著說著,再也忍不住就直

接壓上身,粗暴的拉扯她的衣服盤扣,「啊…老爺你這是干麻啦…放手…啊…」

不是說要吃雞腿,怎麽要脫衣服。



  「乖…是你答應的,不可反悔…」老爺的手已經伸入肚兜內抓揉粉嫩的玉團。



  「啊…老爺這樣不可以啦…」潘金連驚訝睜大眼掙紮,如果被夫人知道她會

脫一層皮。



  「只要你順著我,多少雞腿都給你。」



  「不!」潘金連很想說今天已經爽過了,改天請早。



  「……」既然這麽不聽話他也只好下手爲強,把雞腿塞滿她的小嘴,自己就

惡郎撲羊的上下其手。



  掀起裙子露出雪白的嫩腿拉扯下底褲「寶貝,都濕了…」



  潘金連被雞腿塞住小嘴發出出聲音,「啊…嗚…」別誤會,這可是之前武太

郎遺留下來的淫穢。



  「乖…讓爺好好疼愛你。」老爺又把香噴噴的雞腿往她小嘴送,讓她有理說

不清。



  滿手皺紋的老手在粉嫩的玉膚上浮遊,揉搓起勁,恨不得把兩顆變成一顆的

胡亂揉搓著「…嗚嗚…」如樹枝的老手在濕漉漉的花間穿梭,讓她有一種想共赴

黃泉想死的感覺。



  床上玉體橫陳淫蕩的姿態雙腿被拉大最開連窗外的三兄弟都看的一清二楚,

濕漉漉閃爍亮光,三個兄弟眼看親爹爹就要吃了家里最美的奴婢,大少爺心急正

想阻止卻被二弟給阻止,「大哥別壞事,就讓爹爽一下,那以后我們好辦事。」

三弟也邪淫點頭同意。



  大少爺當然聽得出來二弟的意思,這樣他要一個人獨享潘金連就不可能,唉

…慢了一步,讓潘金連成爲大家的愛奴,原本他想獨享,這下無望了,大少爺只

能在窗外看下去。



  顫抖老手好不容易退下褲頭,露出黑粗的傲物猛然抵住那濕嫩之處,磨蹭幾

下,噗滋一聲往里面一送,「啊……」潘金連沒想到老爺的分身這麽帶勁,但是

好景不常抽了幾下就泄了。



  「啊…」老爺蘇爽的的整個人趴在玉體上,嘴剛好在玉乳上就吸吮起來。



  「啊…老爺…啊…」都已經泄了,還玩,真是老不修,他的軟物滑出體外。



  老爺滿意的說:「真爽…」這種偷情滋味還第一次嘗到,但是奇怪爲何一路

順暢的很阻礙?



  「……」潘金連只剛升火起來他就熄火了,這真的很無奈。



  老爺越想越不對居然整顆頭埋在雙腿間觀察,「潘金連…沒落紅…」他起身

指責著。



  「有啊…」之前跟武太郎已經落紅了。



  「有…我再看看…」老爺再低頭望濕漉漉紅潤之處,老手還伸進去挖勾,只

有一堆淫穢沒有落紅的迹象。



  「喔…老爺別玩啦…」



  「你們,這是在干什麽?該死的賤人…」這時如母夜叉的聲音響起。



  「夫人…」老爺與潘金連異同聲驚訝的說。



  夫人氣急敗壞的拉著老爺的耳朵,「你這死老頭…老娘這兒你好久沒來一下

…這倒好,便宜了這騷貨…該死的…」自己哈的要死,居然給了這賤人。



  「啊!痛痛…」老爺耳朵都快要被夫人給擰下來。



  夫人氣得肥臉震動低吼爆怒,「痛…你有我的心痛嗎?」



  「啊……輕點以后我不敢了…」邊叫邊拉回自己的褲裆穿好。



  夫人瞪著床上還咬著雞腿的潘金連,惡狠狠瞪如利劍般的殺人于無形中,

「……」潘金連嚇的渾身發抖,心想完了。



  「哼…你這淫蕩的女人,敢勾引老爺,簡直活膩了,看我明天如何收拾你這

騷貨,你從現在開始不準踏出房門半步…」夫人吼叫中氣極捏了老爺的耳朵兩人

回主屋內算帳去。



  躲藏在窗外的三兄弟剛好看到完整的經過,藏匿在黑暗角落,他們也垂涎潘

金連美色許久,今晚有這樣的機會當然想試試身手,老大可是身經百戰,清河鎮

那個妓女沒玩過,老二固定床伴,但是嘗鮮也不錯,老三還是個處男。



            第五章三兄弟vs潘金連



  屋內微亮的月光射入屋內,看見美人獨坐起繼續吃著手上的雞腿,不管自己

身上被扒的露出半邊傲人玉峰隨著主人的動作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讓窗外三個男

人頭也跟著搖擺。



  終于看到女人把雞腿吃完后,吸吮自己手指淫蕩的媚態,讓外面的三個人快

要「凍賣條」(台語)。



  月光下思春的男人們,三個人步步走近潘金連的門前學著老爺敲門「砰砰砰」。



  潘金連喃喃自語:「咿…這麽晚了是誰…」今天怎麽這麽熱鬧呢。



  她把油膩膩的手拿布擦干淨后,再把布往雙腳間一陣胡亂擦著流出的淫穢,

還拿來聞了一下,蹙眉嫌惡的丟在一旁后,把衣服整理好,把底褲給穿上,她的

這些動作全落入三雙惡狼的眼中。



  「砰砰砰砰」這次像是摧命一樣狂敲,「好了…來了…」潘金連嬌嫩柔軟聲

音。



  依然開了縫隙往外瞧,「少爺…你們…」門就被硬撞開了。



  她被撞的往后退了好幾步,還是三少爺手腳靈敏給抱住。



  「好香喔…喔,你偷藏東西…」滿屋的鹵肉香味,還有一股騷味。



  「沒有…沒有…」她嚇的溜出三少爺的臂彎,想逃出門,但是大少爺擋住去

路,她只好往房內深處退去。



  「想逃…」大少爺邪惡的。



  「她一定畏罪遣逃…哈哈…」三少聲音也加入。



  「沒有…」潘金連慌亂搖著頭。



  「沒有?我檢查一下…」二少說著就過去一把抱住上下胡亂摸索,讓馨香柔

軟身體貼近自己,軟香玉抱真叫人銷魂,像變魔術一樣把肚兜從領口前拉扯出,

「啊…我的…還給我。」女人完全反應不及,看見自己身貼身衣物在三個人手中

玩弄聞著其中的氣味。



  潘金連羞紅臉追逐紅色肚兜跑,身子也被三個壞男人也摸盡嫩豆腐。



  潘金連嬌嫩抗議聲,「啊……不要啦,還人家啦。」一點嚇阻力都沒有的驚

呼。



  這時外衣全被狼手抓給扯開了,「啊…」發現她赤裸的上半身豐滿晃動,

「哇,好美的白嫩奶子。」欲火的黑眸閃爍狠不得咬上一口,左右兩邊,兩顆黑

色頭靠過來一人吸吮著一邊,吻咬在白嫩玉乳上留下齒痕唇印,「啊…喔喔…啊

…」底褲又被扯下一人出一指在其中穿梭玩弄著水滋滋聲,「小騷貨…真水…」



  老大已經蹲下身,頭埋在雙腳間,舌頭吸舔著玉穴,玉腿一只被三少給抬高,

潘金連被三個男人架住,強忍一波波襲擊而來快感與淫蕩呻吟,敏感的三點全都

被三只嘴強烈攻擊著,「啊…喔喔…」終于忍不住呻吟出聲迷亂的美目。



  「舒服吧…」



  「舒服…嗯…喔…」潘金連如夢呓般的低回。



  大少看著水淹屄的美樣,跨下的硬物也受不住了,起身扯下自己的褲頭瞬間

彈跳出傲人硬物,「來…我爹給你雞腿,吃我給你這個XX…」他邪惡的說。



  二個兄弟也配合的壓迫讓她跪下來,其它兩人也跟著大哥的行徑有樣學樣的

扯掉褲頭露出分身,「不要啦…」有沒有搞錯,人家上面的小嘴要吃雞腿啦,下

面的嘴才可以吃下你們的寶貝。



  「乖小連…給我乖乖的吃下,等一下,讓你更爽…」男人們合作無間,有人

顧定她的頭,有人捏著她的鼻子硬是逼她張開嘴吃下這腥臊硬物。



  「嗚嗚…」



  「喔……對…好好的吸…喔喔喔…」



  吃完這只再吃另一只,腥膻昂長在口腔內抽動著橫沖直撞,粗暴的來來回回

唾液淫穢由嘴角流出,場面真的淫欲蕩漾情色畫面。



  「小弟你的也讓她給你吸一吸…很爽。」二哥不忘記照顧小弟。



  「喔……」他看著潘金連小嘴吃著自己的寶貝,那種初次的經驗讓他內心狂

跳。



  三少握住炙熱昂長往小嘴送,「好…喔…爽…」三少也被小嘴吸吮蘇爽不已,

感覺氣血倒流集中在自己的寶貝上爽的快噴出,「啊啊…」腥膻昂長在小嘴內爆

跳著瞬間噴出濃烈滋液。



  其它兩個人都傻眼這麽快就沒了,「小弟…你…」小弟的第一次居然這麽快

就沒了。



  「咳咳…」潘金連把口中的腥臊異物給吐出來。



  潘金連心想終于用口就解決了一個,可憐小少爺居然遺傳到老爺的早泄。



  「小弟沒關系…休息一下,看我們如何玩這小騷貨…」說著大少爺就把女人

抱起腰大手拍打著雪白的豐臀「啊…輕點啦…痛…」男人的手勁讓人受不了。



  二少把自己硬物往她小嘴送入,后面的大少同時扣住腰身,把昂長硬物往她

的肉縫猛頂入「嗚嗚嗚…」雙手被二少抓住想逃都逃不掉,「喔…好緊喔。」屄

肉緊緊的吸吮昂長傲物,一陣蘇爽差一點就丟了,他可是身經百戰,那能這麽快

就被解決了,沒操了她求饒,不甘心這麽美的騷貨。



  前后都被包夾全往自己身上撞擊,肉體拍打的聲音一次比一次強烈。



  小弟在一旁觀看著邊玩弄跨下半軟不硬的寶貝,沒多久軟綿綿的軟物又生龍

活虎起來。



  「哥…讓我開開昏吧…」三少走過去性欲高漲。



  「好…今晚就讓你轉大人…哈哈哈…」他們就把女人抱上床上。



  小弟平躺在床上「坐上去…」潘金連軟腿無力的一屁股坐在小少爺的肚子上

「笨啦…」大哥技術教導拉起女人,「對準…慢慢坐下去…」潘金連媚眼蒙蒙眨

動,聽話讓灼熱硬物一寸一分撐開濕淋淋的私處,「…喔喔喔…」舒服鳳眉都舒

展開,一臉淫欲樣。



  小弟也一臉爽歪歪的樣子,「就是這樣上下套動…」感覺到結合更深入,潘

金連也浪言呻吟,「喔…好深喔…」感覺自己被塞得滿滿的。



  兩個兄弟看著這騷貨淫蕩起來,比妓女還放浪,他們也一起上,大少對準著

發浪的小嘴沖進沖出,二少用肉鞭打著雙乳「嗚嗚…」沒多久又換了姿勢,正常

的體位男上女下玉腿高舉過肩,男人猛烈撞擊,三個男人輪流上,每每到了頂點

時他們全都硬生生拔出,不讓輕易給泄了。



  「來…我今天就來個特別的…」大少爺看著床上已經軟綿癱瘓媚態,身上留

下大大小小的愛痕,魅惑眼神邪惡的光芒。



  「怎麽玩…」二少好奇問著。



  他就在二個弟弟耳邊竊竊私語…